偷心贼

仙女

麻辣鸡味的初恋(ABO)

 忘羡

对不起,最近受麻辣鸡的影响太大

鸡肉味汪叽x辣椒味羡羡

云深中学有两大传说人物。

第一,惹谁不惹蓝忘机。

说起这蓝忘机,不仅人长得好看,更是云深高中的著名学霸,年年都是云深中学成绩榜单的NO.1。更是凭借着雷厉风行的作风坐上了学生会主席的宝座。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这些并不足以让人听到蓝忘机的名字就令人闻风丧胆。

不能惹蓝忘机是因为,另外的一些事。

据说,被蓝忘机盯住的人在校期间一个月内都要保持警惕,否则一但触犯校规,蓝忘机总会立刻出现减掉你的学分,并监督处罚。

据说,蓝忘机正是四大世家之一蓝家的二公子,更何况还是个妥妥的Alpha,这 Alpha本就不多,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如此优秀的Alpha。

虽然这信息素确实不尽人意,但也不能掩盖住蓝忘机从出生就具有的光环。

第二,撩谁不撩魏无羡。

魏无羡——云深中学的小恶霸,你要问是谁犯校规最多,那毫无疑问一定是魏无羡。这犯校规的速度都惊动了教导主任蓝启仁。

但抛开这一层身份,魏无羡倒也是个真学霸,年年牢坐NO.2的宝座。所以老师对他倒也是不批评,不鼓励,就当他是空气。

要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传言,是因为这魏无羡平日就爱撩人,不论男女,就没有他撩不到的。

但是,魏无羡虽处处留情,但谁也没真的见他喜欢过谁。

在云深中学,所有人都知道,这两大传说人物是冤家。

据说魏无羡第一次见蓝忘机正是在学校围墙上,当时的魏无羡因为打赌输给了江澄,要去校外买天子笑带给江澄。

可好巧不巧,翻墙回来时正遇到了要来查寝的蓝忘机。

可魏无羡是谁?云深中学小恶霸。

只见那恶霸扬了扬手中的天子笑,对着蓝忘机嬉笑道。

“天子笑,分你一瓶,当做,没看到我,行不行?”

于是,这两个人,自此结成了冤家。

在学校,更是出现了两大组织。

自此之后,在云深中学,每一天都会充斥着两种声音。

“蓝忘机比魏无羡强多了,不仅长的帅,还端方雅正,肯定是个顾家专一的老公,所以嫁人一定要嫁这样的Alpha。”

“明明魏无羡更帅好么?Alpha怎么可以是蓝忘机那样,一看就是性冷淡,哪像魏无羡,和他在一起以后一定会很开心。”

“……”

每当所有人这么争吵时,魏无羡总想劝说他们,但是当他对所有人说出自己其实是Omega的时候,得到的却全都是否定。

“魏无羡是个Alpha。”

每个人都这么认为。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信息素是辣的,而不是像Omega一样香甜的味道,更何况有时魏无羡释放出来的气味甚至能够令一些Alpha都腿软。

虽然说魏无羡和蓝忘机是冤家,但是,两人的相处方式并不是针锋相对,这也是所有人搞不明白的地方,明明两人行为作风甚至性格完全不同,还同样是Alpha,按道理讲,应该是见面就打。

但是,所有人看到的画面却是这样的。

只见蓝忘机在校门口检查,而魏无羡就在蓝忘机身边。

魏无羡:“蓝忘机,忘机兄,忘机,你看看你,每天就在门口站着,有什么意思,不如跟我去玩?诶,忘机兄啊,你理理我嘛,你这样我很没面子的。诶,你别这么看着我嘛,我今天可没有犯校规。”

蓝忘机:“聒噪。”

魏无羡:“诶,忘机兄,你说你,每日就是‘无聊’‘聒噪’‘狂妄’你不烦我都烦了,你敢不敢再多说几个字?”

蓝忘机:“无聊至极。”

魏无羡:“哈哈哈,谢谢,真的多了两个字,哈哈哈。”

而蓝忘机这次并没有理会魏无羡。

魏无羡正想再说点什么,只见一个穿着紫色T恤衫的男子走了过来,揪着魏无羡的衣领就把魏无羡拎走了。

魏无羡:“啧,江澄,你干什么,我这还没玩够呢。”

魏无羡说着甩开了江澄拎着他衣领的手,笑嘻嘻的勾住江澄的脖子。

魏无羡的父母和江澄的父亲是朋友。

魏无羡的父母青梅竹马,二人自小便相识,互相产生了情愫,后来,二人更是如愿的一个分化成了Alpha,一个分化成了Omega。

或许,接下来就应该理所当然的,两家人定下亲事,成就两个有情人。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魏长泽想要迎娶藏色时,魏家却陷入了危机。魏家自魏长泽爷爷那一代开始经商,尽管并不是很大的产业,但也可以称得上是大户人家。然而这一次危机魏家拼尽全力却也无法挽回,魏家产业尽毁。

当藏色家里人知道这个消息时,将藏色关了起来,不准藏色再见魏长泽。

之后,无论魏长泽和藏色怎样苦苦哀求,藏色家里人都不会松口。

于是,二人决定不顾世俗,不顾后果。

私奔。

二人白手起家,从底层做起,十几年间就闯下了一片天地。成为了著名的商业大亨夫妻。

于是,在企业稳定下来以后,二人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

诞下了魏无羡。

魏无羡三岁时,魏长泽和藏色要出国签一个国际企业的合同,不巧的是,飞机出了事故,二人陨落。

那是江枫眠第一次见到魏无羡,魏无羡丝毫不知道父母去了哪里,他只知道,那天来了一个叔叔,对着他说‘愿意和我走么?’。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叔叔看起来很悲伤,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叔叔要哭。他娘说了,人心里不要装太多事,这样才开心自在。

所以,他对着那个叔叔笑,要他抱。

从这之后,他再也没见过他的父母。

江澄便是江枫眠的孩子,刚开始,当魏无羡被江枫眠带回江家时,两个孩子还是很友好的玩耍,谁知道后来二人便成了一见面就互怼的‘仇人’。

江澄:“哼,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就等死吧,没谁给你收尸。”

魏无羡:“管那么多。先逗了再说。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江澄:“滚滚滚,你别指望我,我巴不得赶紧有人把你收走呢。对了,今年的夏令营你去不去?你不是分化成Omega了么,要是不行就别逞强了,听说这次运动量蛮大的,不过你要是不去的话我也就不去了。”

魏无羡:“呦,师妹,你这是心疼师兄么?哈哈哈,别担心,师兄虽然是分化成了Omega,但是呢,能比得过师兄的人还真的不多,师妹,放心放心。”

江澄:“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些话,哼。”

魏无羡瞥了一眼仍旧站在校门口的蓝忘机,心里思量着。

魏无羡os:“蓝忘机这个小古板一定会去的吧。不过,说的也是呢,蓝忘机从来就没缺席过学校的任何一个活动。”

魏无羡:“当然要去,一定要去。师妹,你要是怕了就说嘛,师兄不会笑话你的,哈哈哈。”

说完,魏无羡向前跑去,甩下身后的江澄,而江澄听到魏无羡的话就开始追。

嗯,没错了,魏无羡的大笑声和江澄的打骂声。

大概,这也是云深中学的日常打闹了。
远处的蓝忘机:“聒噪。”

却也只在小本本上记上了江澄的名字。

江澄—疾行、大声喧哗。

 魏无羡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蓝忘机在魏无羡身旁。

虽然窗外下着绵绵细雨,但任谁也忽略不了这周身的暧昧气氛。

魏无羡:“蓝二哥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呀?”

蓝忘机:“……”

魏无羡:“嗯~蓝二哥哥不告予我我也知道,定是当初一看到我便一见钟情。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是。”

魏无羡的笑声戛然而止。

蓝忘机:“是。”

似乎是怕魏无羡没听清,蓝忘机又说了一遍。

魏无羡向来自诩脸皮厚,可此时,却是意外的红了脸。

而窗外的雨声像是为了表示二人的初恋终成正果,渐渐停息下来。

阳光照耀在两人身上,阳光温暖了身体,而炽热的心被彼此温暖。

回忆中。

夏令营中

一个长相普通的男性Alpha怀里正抱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性Omega。

而怀中的女子显然正处在发情期。

温晁:“绵绵,只要是Omega就会被送到温家,这你不是不知道,我不过是提前实施我做你夫君的权利罢了,哈哈哈哈哈。”

温家本是四大家族之一,并没有什么特殊,但自从温家来了一个客卿,会化人金丹。温家就开始一家独大。

而只要分化成Omega的,都会被送到温家。

绵绵:“放开我!”

而这时,一道黑色身影闪过,夺下男子怀中的女子。

按道理讲,魏无羡应该远离,可是,遵循着江家家训,魏无羡无法放任温晁只手遮天。

温晁:“魏无羡!你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

魏无羡:“温晁,我早就看不惯你们温家一家独大了,今日我就替天行道。”

魏无羡的拳头就如此落在了温晁的脸上。

温晁:“魏无羡,你疯了!我定要你后悔!”

魏无羡:“后悔?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温晁,我今天就让你明白,邪、不胜正!”

当魏无羡的拳头再一次要落在温晁脸上时,被另一双手拦了下来。

温逐流。

温逐流拦下魏无羡,默然的看了一眼魏无羡。

而此时魏无羡感觉身体逐渐发热,他明白。

是绵绵引发了他的发情期。

温晁:“呵,魏无羡,原来你也是个Omega啊,我看你也颇有些姿色,不过啊,我不好男色,倒是可以把你送给温家的家仆,哈哈哈。”

魏无羡:“你做梦!”

魏无羡虽是Omega,但并不脆弱,但现在处在发情期,多多少少收到了一丝影响。意识逐渐模糊,魏无羡咬牙坚持,在温晁走到跟前时,魏无羡终于忍受不住,昏迷了过去。

但倒地的那一瞬间,落入的不是坚硬的石地,而是一个带有檀香味的怀抱。

魏无羡笑了笑,蓝湛么?怎么可能,那个小古板可讨厌死他了呢。

而魏无羡再次醒来时,已经回到了莲花坞。

江澄:“哼,让你做英雄,现在好了吧,差点被温家人占便宜,现在啊,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纯正的Omega了,提亲的人可是滔滔不绝啊。”

魏无羡:“那说明哥哥我天生丽质,江澄啊,不是哥哥说你,你看看咱们高中的那些Alpha一个个啊都在讨Omega欢心,你呢,你、嗳、怎么,说不过我就要杀人灭口了?”

魏无羡看着江澄默默把准备扔过来的枕头放下。

江澄:“您可闭嘴吧。我怎么样可轮不到你教我。你昏迷的这些日子,温家已经被四大家族除名了,温晁也得到了该有的惩罚。父亲后来才告诉我,其实,温家的事四大家族已经准备很久了,可是啊,那蓝家人就是墨迹,考虑这考虑那的,本来打算再晚一些,可没想到夏令营那天蓝家不知发了什么疯,竟要突然开始行动,奇怪得很。还有啊,那天你昏倒之后,可是被蓝忘机抱回来的。虽然说蓝忘机端方正直,可我啊,还是觉得,你们不太合适。你、、、”

魏无羡:“什么?蓝湛?”

江澄:“对呀,蓝忘机抱你回来的时候脸色也不好,大概是受你发情期影响了吧,不过你也别担心,我看啊,他对你没什么意思,我、、、”

不管江澄说什么,魏无羡已经听不进去了,是失落?可是,为什么会失落?

这几天魏无羡都浑浑噩噩的,课堂上也只是发呆,早上也不逗弄蓝忘机了。

江澄:“魏无羡,你最近?”

魏无羡:“没什么,我只是,有一些烦躁。”

江澄:“魏无羡,阿娘说她最近选了几家与江家门当户对的Alpha,你回去之后挑一挑。”

魏无羡:“嗯。”

二人却不知,身后蓝忘机的手紧紧握住了笔。

魏无羡要出嫁了。

不知谁传出来的谣言,但是,三人成虎,所有人都知道魏无羡要出嫁了。

蓝忘机今天破天荒的没有来。其后的一个周也没有来。

而这一天中午的时候一个与蓝忘机有着七八分相似的人来找魏无羡。

魏无羡看着眼前站着的人。

蓝曦臣:“魏同学,我希望你能来蓝家看看忘机。”

魏无羡不禁疑惑。

魏无羡:“为什么?”

看着魏无羡无辜的眼神,蓝曦臣似乎是生气了,声音都带上了一些狠厉。

蓝曦臣:“魏同学,虽然你不喜忘机,但是蓝湛为你受罚,你总该去看望他一下吧。”

魏无羡:“受罚?为什么?”

看着魏无羡真的不太明白,蓝曦臣缓了缓自己的情绪。

蓝曦臣:“你、不知?”

魏无羡好像是验证了什么,急忙问道。

魏无羡:“我应该知道什么?是不是、是不是、”

但是不等魏无羡问完,蓝曦臣就打断了他。

蓝曦臣:“是,你不问,忘机是一辈子都不会说了。那好,我来告诉你。忘机,他自高一就开始喜欢你了,虽然他不说,但我能感觉到。忘机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可是上次夏令营忘机为了你不惜顶撞叔父,请求叔父答应围剿温氏的事。你知道忘记为什么最近没有来么?忘机他跟叔父坦白,心悦你的事,被叔父责罚,没有半个月是下不了床。魏同学你虽然要结婚了,但是看望一下忘机总是可以的吧,如果你的夫家不愿意,那我便予你去说。”

魏无羡:“等、等一下、我、我没有要结婚啊?而且,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我、蓝湛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蓝曦臣似乎是相信了他的话。

蓝曦臣:“魏同学,我带你去吧。”

魏无羡站在蓝忘机门前,手握在门把上。

魏无羡:“蓝大哥,我、”

魏无羡不禁鄙视自己,以前的勇气都去哪了?

蓝曦臣似乎看出了魏无羡的逃避。

蓝曦臣:“魏同学,一切的事你都要说清楚,忘机才能明白。”

魏无羡咬了咬牙,敲了敲门。

魏无羡:“蓝湛,是我。”

房间寂静了几秒,传来蓝忘机的声音。

蓝忘机:“进来吧。”

魏无羡走进蓝忘机的房间。

蓝忘机躺在床上,正看着一本书,看到魏无羡放下了手中的书,但是,在魏无羡看不见的地方,蓝忘机握住了书页。

蓝忘机:“魏婴,你、”

魏无羡:“蓝湛,你别说话,你听我说,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或者换个说法,我心悦你,爱你,想要你,不是你就不行,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每天去逗你,在夏令营是你救了我吧,我不是感激,也不是逗你玩,我是真心的,蓝湛,我没有要结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魏无羡说着就一边走到了蓝忘机身边,坐在了床上。

蓝忘机似乎是被魏无羡的话惊到了,愣了几秒,扔掉手里的书,紧紧保住了魏无羡。

蓝忘机:“心悦你。”

魏无羡:“是。”

蓝忘机:“爱你,想要你。”

魏无羡:“是。”

蓝忘机:“不是你就不行。”

魏无羡:“是。”

魏无羡感觉自己颈间湿润一下,但又觉得是错觉,像蓝忘机这样的人儿,怎么会哭呢。

魏无羡感觉自己变得很热,像是和那天夏令营的时候一样的感觉。

蓝忘机:“魏婴、你、发情期到了?”

魏无羡笑了笑。

魏无羡:“是啊,我发情期到了,蓝二哥哥可不可以帮帮我啊。”

蓝忘机:“.…..”

别想了没有车。

于是就有了开头医院的那一幕。

蓝忘机:“魏婴,我们结婚吧。叔父应经答应了。”

魏无羡:“好啊,蓝二哥哥。”

HAPPY ENDING

归来8

忘羡💞

8

正事在前,没有人过多留恋这重逢的喜悦,此时,需要解决的是另外一件事。

这一边的蓝思追安置好了唐府,便赶来白府帮忙。

魏无羡和薛洋被安置在了内室。

不是说魏无羡帮不上忙,而是,没有人需要。

而那些布了锁灵阵的弟子们被送回了蓝家。

白府的众人也被安置在后院。

安置好一切,众人赶来院子里。

眼前的场景似乎出乎了蓝曦臣的预料。

宋岚比想象中更加难以控制。

蓝曦臣:“阵法,最多能坚持一个时辰。如此看来,现在只能强行封印他了。”

阵法大概需要五个人,蓝曦臣、蓝忘机、江澄、蓝思追、晓星尘全部参与布阵。

封印阵法需要布阵者全神贯注。

一旦失败,布阵者会受到极大的反噬。

看着阵法越来越弱,五人即刻开始布阵。

然而宋岚并不如他们的意愿,身上的黑气愈发强烈。

众人释放的灵力与宋岚身上散发的黑气碰撞起来。谁也不让谁。

正在黑气快要压过灵力时,避尘剑忽然出鞘,旋即飞向内室。

停在处在内室中的魏无羡的眼前。

魏无羡似乎听得到避尘的声音,避尘对他的召唤。

魏无羡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紧紧握住了避尘。

旋即走出了内室。

径直走向了阵法之中。

蓝忘机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魏无羡。

蓝忘机:“魏婴!回来!”

江澄:“魏无羡,你给我滚回来,再不回来,我打断你的腿!”

蓝曦臣:“忘机,江宗主,不可!”

而就在这时,阵法受到极大的波动,五人齐齐吐出一口鲜血,跌坐在地上。

而魏无羡似乎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似乎也看不见他们的情况,就这样走到处于阵法中央的宋岚眼前。

在空气中挥舞了一下避尘,劈向宋岚身后。

剑身甚至连剑气都没有碰到宋岚,但宋岚却应声倒下,没了动作。

魏无羡蹲了下来,在宋岚身上寻找着什么,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魏无羡从宋岚头上拔出了五根类似钉子的东西。

蓝曦臣:“锁灵针。”

锁灵针,顾名思义,将灵魂所在自己的躯体里,无法离身,无法转世,使身体为人所用。

魏无羡无暇顾及他人,来到蓝忘机和江澄面前。

蓝忘机:“下次,不可如此莽撞。”

江澄:“呵,强出头,怎么过了多久,你的英雄病都不会消失。”

魏无羡:“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二人虽生气,但看着眼前委屈巴巴的小脸,也就作罢,寻来这人儿已经不易,做什么亦随他吧,现在的魏无羡,背后有他们。

魏无羡:“之前我看到了他身上的黑线,那些黑线连着他身体各处,像是操纵木偶一般,我只是想试一试可不可以,然后蓝二哥哥那把剑正好飞到我面前,我就…”

蓝忘机思索了一下,大概,这黑线只有魏无羡能看得到。

难道,这操控宋岚之人亦是修鬼道之人?

还有避尘,为何会被魏无羡召唤?

江澄想要缓缓起身,却又吐出一口鲜血。

蓝曦臣:“江宗主,不可,阵法反噬极强,不可起身,需先恢复灵力。”

除蓝忘机外的四人开始静坐,恢复灵力。

而蓝忘机却并不感觉有什么不适,便和魏无羡来到了宋岚面前。

而宋岚被拔下锁灵针后,已经开始缓缓转醒。

蓝忘机:“道长,可有恙?”

宋岚:“多谢,无事。”

宋岚起身,对着蓝忘机点了点头。

宋岚:“对不起,所有的事我都看在眼里,却没法阻止我自己。说起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初,薛洋死后,我有了自己独立的意识,也知道了晓星尘道长的事。我寻遍天下,终于找到了可以聚灵之人,此人告予我,需拿最珍视的与她交换,我宋岚一生中没有什么在意的,便应允她。后来,晓星尘道长确实重生了,而我也变成了这样。”

晓星尘听到自己的灵是宋岚换来的,内心充满着复杂的情绪。是感激么?

蓝忘机:“不知道长记不记得此人相貌?”

宋岚:“不,她并不以自己真是相貌示人。我只知,此人为一女子。其他,我便一概不知。”

蓝忘机:“既如此,此事怕是棘手多了。”

接下来的一周内,蓝曦臣四人灵力恢复的差不多了。便开始着手先解决白府和唐府的事。

这一个周,魏无羡也凭借着自己本事问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白家公子与那女鬼自小相识,两人青梅竹马,白亦涵自小立下誓言,要娶那女子为妻,可不想,意外突然就发生了。

那天,白亦涵与那女子在河边玩耍,白亦涵的玉佩在打闹间掉进了河水中,那女子自小熟悉水性,便下水寻玉佩,可不想,这水流忽然之间变的湍急,将这可人儿的生命带走了。

而白家人得知这事,立马带着白亦涵连夜搬了家,来到义城。

而那女子成了怨魂,本在过几年便可消散了怨气转世了,却不想被宋岚身上的黑气缠了身,变成厉鬼。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蓝曦臣忍不住叹息。

誓言,这种东西,一定要遵守啊。

蓝曦臣和蓝忘机度化了白亦涵与那女子。

而唐家的三小姐自始至终就是个被波及的可怜人,被怨灵缠身的人无法聚灵,唐欣自此成为了一个疯子。

蓝忘机随着江澄带着魏无羡和薛洋去了薛府,与薛父说明来意,便带着魏无羡回了莲花坞。

PS
嘛,把唐欣写的蛮可怜的,不过我觉得呢,既然是怨灵惦记上她,定然不会让她好过,所以,剧情需要嘛。

大家猜猜为什么二哥哥没有事嘞?

我写的神秘女子最后会很惨,嗯。对。姓孟。

如果我懒得写了,这篇能不能算完结_(:ᗤ」ㄥ)_

归来7

忘羡💞

enmmmm

军训中

本来打算军训完再写,算是中秋福利???

7

待布置完锁灵阵,困住了凶尸,蓝忘机便简单的和蓝曦臣说了现下的情况。

蓝曦臣了解了事情,便看了看自家弟弟,虽然在外人眼里蓝忘机表情总是板着脸,然而蓝忘机内心的困惑却逃不过蓝曦臣的眼睛。

对蓝曦臣来说,魏无羡应该就在附近,而蓝忘机应该是欣喜,不应该是困惑。

蓝曦臣:“忘机,何事忧愁?”

蓝忘机:“无事。”

蓝曦臣见蓝忘机不愿意过多言语,想来也是不必担忧,继而转向晓星尘。

蓝曦臣:“多谢道长助力,敢问道长姓名?”

晓星尘:“举手之劳,不必言谢,在下晓星尘。”

晓星尘。这个名字,曾在很久以前闻名于世,不过,大概,只是巧合吧。

蓝曦臣:“晓星尘道长,不论怎样,谢谢还是要说的,不过,现下我们不过多言谢,解决眼前的凶尸才是正事。”

晓星尘:“其实,我正是跟随着这凶尸来此的。这个凶尸名为宋岚,本是薛洋炼制的,本是和鬼将军温宁一样,有独立的意识,可是薛洋死后却不知被谁控制,操控宋岚到处行走,并不害人。但是我观察到,宋岚身上会释放一种黑气,被灵吸收后会令灵怨气大增,这个幕后之人我寻了许久,却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这次我追随宋岚来到此处,在白府听说了一个女灵,本是怨念凝聚而成,时间不长,并不害人,但是我听说了白家公子的事,便觉蹊跷,一经探查便找到了女灵,这女灵身边果然聚集大量黑气。不过我还不太了解这府邸里的事,怕是得先了解一下了。”

晓星尘,宋岚,薛洋,蓝曦臣不禁想到,这真的只是巧合么?

蓝曦臣:“既如此,便不多说,锁灵阵最多坚持十二个时辰,我带的人恐怕已经没法相助了,江宗主大概快到了,我们需快点想出解决的方法。”

晓星尘:“嗯,只不过我追踪了他这么久,还是没有发现他的弱点,所以怕是得费一些功夫。”

待所有人进入内室,薛洋和薛婴正在等着蓝忘机一行人。

薛婴见到了蓝忘机,立刻从凳子上蹦了起来。

薛婴:“哥哥,你们没事,太好了。”

而蓝曦臣看着薛婴,感受到蓝忘机愈来愈强烈的疑惑,不禁也愣了一下。

蓝曦臣:“忘机?”

蓝忘机:“是,兄长,我怀疑。”

蓝忘机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蓝曦臣早已明白。

眼前这个孩子,很有可能与魏无羡有关,甚至可能,他就是魏无羡。

不待蓝曦臣说出自己的想法,白府的大门再一次发出巨响,紫色的闪电显示着来者的身份。

江澄:“蓝曦臣!你说有魏无羡的消息了,是真的么?”

说完也不等蓝曦臣回答,便看到了薛婴。

江澄:“魏无羡!”

江澄是在场人中唯一见过魏无羡小时候的人,如今,江澄都点明了,蓝忘机自是放下了心底的疑惑,转而看向薛婴。

蓝忘机:“魏婴。”

薛婴抬起头,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一个看起来很凶的黑脸大哥哥对着他喊魏无羡,而这个名字,他似乎很熟悉,而魏婴这个名字更是令他心头一颤,似乎他本来就该是这个名字。

江澄走到薛婴眼前。

江澄:“魏无羡,你又作什么死?你不知道我…大家都很担心你么?”

虽然江澄很凶也很傲娇,但薛婴感觉自己并不讨厌江澄。

薛婴:“哥哥,魏无羡是我的名字么?”

江澄:“你装什么傻?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么?”

薛洋看着眼前的人欺负自己最宝贝的弟弟,不悦的情绪瞬间爆棚。

薛洋:“你做什么!这是我弟弟,他叫薛婴,薛婴,才不是什么魏无羡。”

江澄这时才注意到了薛洋。

江澄:“呵,魏无羡的样子我一辈子都不可能记错。”

金凌看着江澄越来越强大的气势,不禁有些担忧眼前挡在薛婴前面的孩子。

金凌:“舅舅,你别太着急,我们先问清楚,这位小弟弟,你说他叫薛婴,他是你亲弟弟么?”

薛洋看着眼前的哥哥,有着很舒服的感觉,不自觉的说出了话。

薛洋:“阿婴是我捡来的,不是亲弟弟,我捡到他的时候,襁褓里只有一张写着‘婴’字的纸条和一个竹笛。”

听到这些话,在场知情的人大概都可以确定眼前的薛婴大概就是魏无羡了。

而蓝忘机和温宁更清楚,他,就是魏无羡。

本就聪明的薛婴自是意识到了不对劲,转头看向江澄。

江澄冷静下来,明白眼前的孩子显然是不记得自己,不记得所有事,江澄不知被什么情绪充斥着,却压下了愤怒,看向薛婴。

江澄:“我们,是你的亲人。”

薛婴看着江澄,亲人两个字,对他来说,不缺,可是,他知道自己不是薛家的孩子,自己总有一天会去找自己真正的亲人,而现在,有人对他说,是他的亲人。

看了眼蓝忘机,只见蓝忘机点了点头,示意他走向江澄。

蓝忘机:“是,亲人。”

泪水充斥着薛婴的眼睛,他,想要家人。

于是。

薛婴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跑过来拥住了江澄。

江澄看着眼前扑进自己怀里的团子,手不由自主的收紧。

终于,回来了。

魏婴,魏无羡。

ps
本来的脑洞:

薛婴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跑过来拥住了江澄。

薛婴:“爹!”

😂😂😂

这一章算过度了,下一章开始薛婴→魏婴。

开始打怪升级💪💪💪

对不起,ABO文再等等吧🙏🙏🙏

归来6

忘羡💞

快开学了,把存货都交出来了

忘羡见面了哦

不过,私认为忘机并不知道小时候的羡羡长什么样子,所以,忘机还没有认出羡羡。

下章江澄上线。

写的不好,求不喷。

6

唐欣有一弟弟,名为唐杰,于云深不知处学习,这天,唐杰收到家中来信,得知姐姐的事,发现事情的蹊跷,便请求含光君随他回家处理此事。

而含光君本着‘逢乱必出’的名号,立刻取了忘机琴,带着蓝思追、蓝景仪就和唐杰来到了唐家。

唐家内,唐杰刚进门便看到自己的爹正坐在桌子旁,两鬓的白发已经比上次见面多了不少,想必是被姐姐的事愁的。

而唐家主看到自家儿子身后的那抹白色身影,便不顾自己身份,跪在蓝忘机面前。

唐家主:“您就是杰儿说的含光君吧,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那可怜的女儿啊。求求您啊。”

蓝忘机立马俯身扶起了唐家主,他们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这鬼魅之物不再祸害人间,尽管唐杰不告诉他们,事情传开他们蓝家人也不会袖手旁观。

蓝忘机:“唐家主,不必如此,此事我定会尽力解决。”

蓝思追:“是啊,唐家主,不过,您得先告诉我们原委啊。”

唐家主:“是是是。唉,说起来还不是那个白家的便宜女婿,我本来看着那白家身世清白,而我那女儿偏偏又喜欢他,想着这一桩亲事也是极好的…”

待唐家主详细的说了此事,众人陷入了沉默。

蓝忘机:“此事原委虽是如此,但,前因后果皆不明晰。且从表面看来,这些事与唐家人无甚相关。要走一趟白家才能知晓。”

唐家主:“唉,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请了许多道士请鬼魅来问缘由,可谁想,鬼神没问出来,倒是又请来了几个鬼魅,赖在我家不肯走了。我们这几日是睡不好,吃不好啊,您看,这许多家仆都走了,我唐家算是快要完了啊,这才想着让杰儿回来想想办法,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含光君。”

蓝思追:“唐家主,含光君一定会帮你们的,您不必如此担心。”

蓝忘机:“嗯。唐杰,你看住唐欣,这疯癫之人极易吸引鬼魅。思追,你清理一下唐家周围的鬼魅,景仪,随我去白家。”

蓝思追&蓝景仪&唐杰:“是,含光君。”

薛洋:“弟弟,你说说这白哥哥待人也不错,长得也俊俏,是个十足十的老实人啊,怎么就会被人毒害了呢?”

薛婴:“嗯,这件事说起来也是白哥哥自己的承诺。”

薛洋听着薛婴这仿佛知道什么的语气,倒是好奇起来。薛婴自小吸引身边鬼魅,但这鬼魅也单单是待着,不曾伤害薛婴。这件事,薛婴只敢告诉哥哥薛洋,毕竟自古以来与鬼魅为伍之人不会受到喜爱,反而会是厌恶。

蓝家问灵方才能听懂鬼魅的话,而这薛婴却是自小的便能听得懂鬼魅说的话,薛洋也自是看过薛婴与鬼魅聊天,也觉得甚是神奇。

薛洋:“何解?”

薛婴:“那两天,我遇到一个鬼姐姐,她予我说,这白哥哥与她曾定下婚约,只不过她死的早,但她一直追随在白哥哥身边,等着他娶她。可没想到,这白哥哥要娶了另一个女子,她当然不答应了,便拉着白哥哥到阴间做夫妻。”

薛洋:“可是我觉得白哥哥不是这样的人啊。”

薛婴:“是啊是啊,我还问姐姐呢,可是她不愿意多说了呢。”

薛洋:“弟弟,你不是说,人死之后,一周之内鬼魂是不能离开家里的么?我们去问问姐姐和白哥哥吧。”

薛婴:“好啊。”

蓝忘机来到白家时,白家正在办丧事。

家仆:“你们这是哪家的道长?可是来为白家去邪祟的?”

蓝景仪:“啊,我们是从云深不知处来的,我们想、、、”

不待蓝景仪说完,家仆便受了惊一样跑到内院,随后带来了一位老人家。

白家主:“您,您就是蓝家的道长啊?求求你,救救我们涵儿吧,救救他吧,求求您了。”

蓝忘机:“人死不能复生,我没有办法救您家公子。”

蓝景仪:“是呀,白家主,我们最大程度只能去除你们家的邪祟。这,您儿子,我们怕是救不会来的。”

白家主:“这,蓝家自古就是仙门大家,您一定有办法救救我的涵儿吧,救救他吧,求求您了。”

可蓝忘机似是不愿再说什么,千百年来,这样哀求他们的可怜人可谓是成百上千,可是,这魂魄离身只要一个时辰便是回不去了,何况他们已经耽误了几天的时间。

不再过多言语,不理会身边人的哀求,蓝忘机开始着手除邪祟。

蓝忘机:“景仪,布阵。”

蓝景仪:“是,含光君。”

白家墙头,两个小脑袋看着院子内忙活的几人。

薛洋:“诶,弟弟,你看,这些人是谁啊?从来没见过耶。”

薛婴:“不知,怕不是咱们义城的人吧。”但是,那位清冷的哥哥甚是好看,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感觉仿佛已经跟他认识了很久很久。

薛洋:“算了,不管他们了,我们去后院找找那个鬼姐姐和白哥哥吧。”

薛婴:“嗯。”

薛婴转身跟着薛洋离开,可眼神止不住的往蓝忘机身上瞥。

待薛婴薛洋来到白亦涵的灵堂前。还未等薛婴出口询问,一道轻灵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呦,我道是谁,阿婴,你可是来看姐姐成亲的?”

薛婴:“姐姐,你成亲我自是恭喜。不过我们今日来,是想问白哥哥几句话的。”

“阿婴,白郞他现在不愿见你。”

薛婴:“可是,姐姐还没有问过白哥哥,怎知他不愿见我?”

“我说不愿便是不愿!你若有什么话,问我就好,姐姐一定告予你。”

薛婴:“那,我且问姐姐,白哥哥与姐姐您的往事。”

“呵呵呵,不过就是郎有情妾有意的爱情,有什么好说的,今日的阿婴甚是惹姐姐厌烦。姐姐本是很喜欢你身上的感觉,但如果你再问一些姐姐不喜欢的问题,那就休怪姐姐无情!”

薛婴:“好好好,姐姐不愿听,阿婴便不问,姐姐别生气,新娘子要开开心心的。”

“哼。”

那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

薛婴:“那姐姐,我忽然想起还有功课没做,我和哥哥先走了。”

薛婴能与鬼魅说话,便是能分得清鬼魅的情绪,如若再不走,怕是今日就走不了了。

待跑远之后,薛洋才开口询问。

薛洋:“姐姐生气了?弟弟你问到了什么?”

薛婴:“没有,姐姐不肯说出当年的情况。我们怕是不能从姐姐这里入手了。而且,我看白哥哥是被她囚禁了。姐姐虽与我说他们是郎有情妾有意,可是,还是哪里怪怪的。”

薛洋:“是啊,白哥哥与唐姐姐才是真的互相喜欢吧。这个姐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会是看上白哥哥才取了他的性命唤来阴间做夫妻?”

薛婴:“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薛洋:“弟弟,你总说一些很有大道理的话,明明你的功课是我教的,可是,你总是说一些我都不明白的话。”

薛婴沉默片久,他也不清楚自己的知识储备,只知道,遇到一些事情时,总会突然冒出来几句话,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好在薛洋也不会去多想什么,小孩子,最看重的是开心。

忽然,薛婴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便向着前方跑去。薛洋反应过来也追着薛婴跑。

这边蓝景仪刚布好了阵法,最后一个招阴旗也画好了,正准备开始去除邪祟,忽的看见两道身影跑来。
薛婴:“住手!”

可蓝景仪插好最后一个招阴旗,阵法启动。

薛婴宛如泄了气的气球,跌坐在地上。

薛婴:“来不及了。”他感受到了一个很强大的存在。而且,十分熟悉的存在。

蓝景仪这边布好阵法,蓝忘机便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波动正向着白府而来。立马背上琴来到阵法前。看到两个小孩子的身影,便和蓝景仪一人一个把他们抱离了阵法。

蓝忘机放下薛婴,抚琴。

那种不安的存在越来越近,蓝忘机的琴声愈加激烈。

薛婴:“来不及了。这里的人,逃不掉的。”

不知为何,薛婴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

蓝忘机瞥了一眼薛婴,手下的动作并未停下。蓝忘机皱眉,这个孩子说的没错,连蓝忘机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说可以全身而退。

薛婴:“怎么办?怎么办?”

不安的感觉席卷了薛婴全身,他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只知道不做些什么就一定会后悔。

薛婴:“对了,哥哥,可否给我一个笛子?”

薛婴跑到家仆身边,焦急地问道。

家仆:“你一个小孩子,就别在这里捣乱了。大人的事、、、”

蓝忘机:“拿给他。”

家仆正被打断而不悦,一看是蓝忘机,便转头去找笛子。

蓝忘机也不知为何,只是感觉,这个小孩子可以帮到他。

薛婴:“谢谢。”

蓝忘机浑身僵硬了一瞬,这种感觉只在魏婴与他说谢谢时才会出现。蓝忘机低声喃喃道了句魏婴。然而,只有短暂的一瞬,眼底又恢复清明,继续抚琴。

家仆拿来了笛子,薛婴吹出了自己学过的曲子,希望召唤来什么厉害的凶尸,可以抵挡这个招阴旗召唤而来的东西。

薛婴自小学习笛子时,总会召唤来一些已经没有了主人的凶尸和鬼魅,这些凶尸鬼魅大多存在意识,但不愿多说为何会被他召唤而来,只是,无论怎样,他们都会听薛婴的话,也不会伤害他。

不一会儿,果真有凶尸走来,可是,这些大多是没有多大攻击力的,薛婴不禁有些着急,笛声变得更加尖锐,隐隐有些令人承受不住。

然而这时,一个强壮的身影跃入了阵法中,它,来了。

这个身影,看了之后令人毛骨悚然。

世上公认最强大的凶尸便是夷陵老祖的鬼将军。而眼前这个凶尸,无论从哪里来讲,都是鬼将军比不上的。

论气势,眼前的凶尸充满了戾气,一看就知道杀了很多人。而鬼将军尽管以往被人控制杀了很多人,但是世人尽知,自从夷陵老祖跟了含光君,鬼将军就一直在蓝家,陪着蓝家小辈夜猎。也再没有伤害过任何无辜的人,自是再没有人说鬼将军凶残。

论力量,刚刚这个凶尸撞开了白家的墙冲进来的,虽说鬼将军没干过这样拆人家的事,但,顷刻之间,怕是鬼将军也做不到。

与此同时,远在云深不知处的温宁正感受到了一股气息。随即找到了蓝曦臣。

温宁:“是公子,公子他在召唤我。”

蓝曦臣:“那,鬼将军可否感知一下在何处?”

温宁:“很微弱的召唤,可能是公子现在很虚弱。温宁不太能感受到具体的方位。只不过、、、”

蓝曦臣:“只不过什么?”

温宁:“如果公子用的是陈情,不论在哪里,我都能感知。可是陈情在含光君手中。”

蓝曦臣;“如此这般便罢了,让忘机知道魏公子活着便好。其他的我们再议。”

这边,薛婴招来了凶尸,可是,又遣散了凶尸,不能再让跟多无辜的生命卷进来了。尽管他们是凶尸。

蓝忘机瞥了一眼薛婴,伸手从怀中把陈情掏了出来。

右手紧紧的握住了陈情,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将陈情扔给了薛婴。

蓝忘机:“用这个。”

薛婴接到了陈情,然后,仿佛已经用过成千上万遍,抬起手来。

笛声入耳的那一瞬间,温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短暂的一怔之后,立刻告知了蓝曦臣。

温宁:“是陈情!公子和含光君在一起。”

好在蓝曦臣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立马差人去莲花坞告诉江澄,而自己旋即跟着温宁前往白府。

而这边,蓝忘机似是抵挡不住了,凶尸的戾气太过强大,清心咒对他似乎也没有作用,眼看着凶尸就要冲破阵法,这时,空气中出现了另一阵波动。蓝忘机停下抚琴的手,看向前方。

来人,一袭白衣,手握霜华,一身正气,如果再早那么几百年,定有人喊的出来他的名号,此人正是明月清风晓星尘。

不过,不同的是,此人的眼睛炯炯有光,并不似前世。

晓星尘:“这位道长,我来助你。”

按道理来说,薛洋是第一次见到此人,却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好像失去的东西又回来的感觉。

而另一边,蓝忘机已经放弃使用清心咒,开始转变为攻击性的琴声,薛婴站在蓝忘机身旁,吹奏着陈情,希望能召唤来一个厉害的凶尸,而晓星尘则跃入阵法中,与凶尸开始搏斗。

然而,这凶尸似是铜墙铁骨,身上被剑划伤竟也留不下来痕迹,几招下来,晓星尘似也有些招架不住。

就在太阳刚刚升起之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白府上空,随之而来的还有白府外的几十道身影,鬼将军温宁在首,看着吹奏陈情的薛婴,怔住了一瞬,看到眼前的场景,便瞬间进入战场。

蓝忘机看着温宁的反应,心中的疑惑更加加深。

众人皆知温宁是夷陵老祖魏无羡的凶尸,全天下,除了魏无羡,别人是不可能能操纵鬼将军温宁的。但不知为何,方才将陈情扔给薛婴时,蓝忘机内心深处竟希望他召来的就是温宁。

不过,阵法中的情况并不能让他这么悠闲地想这些。

先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薛婴。

蓝忘机:“去找你哥哥,带着人去西宅避一下,我们很快解决,可否?”
或许蓝忘机都不知道为什么对薛婴如此温柔。

薛婴:“好,那哥哥,你可一定要来看我。”

蓝忘机:“嗯。”

看着薛婴和薛洋逐渐离开的背影,当人影消失蓝忘机才收回视线。

蓝忘机:“道长,请出阵。”

对着晓星尘说了一句,看着晓星尘立刻御剑飞出了阵法,蓝忘机随即抬头看了眼蓝曦臣,蓝曦臣自是能感知到自家弟弟的意思,没有任何的犹豫,就下了命令。

蓝曦臣:“锁灵阵。”

锁灵阵,顾名思义,把凶尸锁在固定的一块区域,别人进不来,他也出不去。随着蓝曦臣而来的蓝家众人先是震惊了一瞬,随即立刻布阵。

这种阵法,只有在对待很强大的对手时,蓝家才会使出。而且,人数上越多越好,实力越强越好,只有这样,阵法持续的时间才会更长。

然而锁灵阵只能为他们解决对手提供时间,并不会对阵中人造成任何的伤害,然而,布阵的人却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身体素质稍好一点的也要一天之后再用灵力,稍微差一点的甚至需要三天,看着眼前强大的凶尸,怕是阵法只能持续一天,如若是这一天不想出办法,也只有等死。

但眼下,也只有使用此法。

归来5

忘羡💞

这章撸剧情

下一章就相遇啦

5

义城最近出了一件怪事。

村口有一人家,家中有一待字闺中的女儿,这女子名为唐欣,是家中的老三,她自小有一位青梅竹马,名为白亦涵。

唐家世代经商,虽比不上薛家,但在义城也是小有名气。

而这白家,并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更何况,几年前从外地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在义城才开始白手起家,如今,只算得上是中上的家庭。

可这二人郎有情妾有意,家中人也被这长久以来的坚持所打动,在唐三小姐及笄之日两家合办了酒席,大办婚礼。

这次婚礼,盛大无比。

所有人都在期待明日会是如何的美好,却不曾想事情发生了转变。

结婚的那日,唐欣突然戴着一副面具,当着所有人的面取消了这次婚礼,并当众删了白亦涵一耳光,而第二日这白亦涵就横死在了村口。

说起白亦涵的死状,所有人都会说,那真的是见过一次就永生难忘啊。

他的身上还是那套喜服,不过身上全部被水浸湿,明明这几日没有下雨,树上的露珠也不至于湿透成这样,更别说这义城一条像样的河流都没有。

不说这个,他的脸上戴着的面具,正是唐欣那天戴的面具。

那个面具,像是一个女人的脸,只不过,就像是在水中泡了很久一样,脸部发肿,好似一碰就会有水流出来。

所有人都记得,那副面具明明是张哭脸,可白亦涵脸上的面具上,哭脸却变成了笑脸。

犹如刚出嫁的女子,笑的十分灿烂。

而最诡异事情是白亦涵是站着死去的,保持着夫妻对拜的姿势。

来收尸体的时候,有人将面具拿下来,出乎意料的是,白亦涵的脸竟然不见了,脸部的轮廓就像一副面具一样,平滑无奇。

而唐欣那日过后,就疯了。

有人说这白亦涵背信弃义,肯定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辜负了人家,这不,来寻仇了么,唐家小姐肯定是发现了这件事才取消了婚礼。

也有人说,这白亦涵在外面惹了事,欠下债务,想娶了唐小姐,利用唐小姐还债,结果被唐小姐发现了,唐小姐就取消了婚礼,而追债的人知道了这件事,觉得还债无望,就杀了他泄愤。

这一对在大家眼中的金童玉女就这样成为了大家口中的笑谈,好不可惜。

归来4


忘羡💞

失踪人口回归

OOC

自己都忘记了剧情系列😂😂😂

4
薛洋自从有了弟弟以后,便收敛了许多,性子也变得温柔起来,对待薛婴也像对待亲弟弟一样。

而薛婴呢,虽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也没有养成蛮横跋扈的小恶霸。

但是薛婴有着些许调皮,甚至比当初的薛洋还甚,可是薛婴天生一张笑脸,每当犯错时也只会对你眯眼笑,让人无法对他说出残忍的话。

薛婴三岁那年,薛洋特别喜欢狗,对薛母死缠烂打之后,终于打动了薛母,薛母才答应要给他带一只狗狗回来,没想到,这狗狗还没有进薛家门,就听到了薛婴在号啕大哭。

薛婴:“阿婴,阿婴不喜欢它,洋洋哥哥,不要它进来,呜哇。。゚(゚≧□≦゚)゚。”

薛洋哪里舍得弟弟这么哭,当即让薛母把狗狗送给了别人,从此以后,出现狗狗的时候,只要薛洋在薛婴身边,薛洋就会护着薛婴。

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忘记,三年了,你还不放弃么?”

蓝忘机:“兄长,我相信,他没有死,他会回来的。”

蓝曦臣:“唉,如此,我便不再说什么了,但愿魏公子能够早日归来。”

蓝忘机:“嗯。”他一定会的。

三年前莫玄羽被安置回重建的莫家以后,夷陵老祖魏无羡再一次魂消的事天下皆知。

这不由得让各世家的人想起魏无羡曾经说过的一番话。

魏无羡:“是。我手上是血债累累。不过,早在十三年前,你们不是已经讨还过一次了吗?你们还想讨还什么?无非是要我下场凄惨、以消自己心头之恨罢了。请问我的下场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你没了一条腿,我碎尸万段,死无全尸;你失去双亲,而我早就家破人亡,被家族驱逐,是条丧家之犬,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还是恨温氏余孽?可是温氏余孽已经一个不留了。大部分死在了射日之征的战场上,少部分死在了你们给他们划的一块拘禁地里。最后的五十多个老弱残兵,全都死在了这儿,就在你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就死在你们手里。说吧。你们还想我怎么还?”

按道理讲这就是所有人想要看到的结局。

然而这一次没有人对魏无羡说‘天道好轮回’,没有人说‘真是大快人心’。

上次被魏无羡救过的世家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没有了当年的仇恨,没有了当年的要杀死魏无羡给亲人朋友报仇的热情。

有的只是一种语言表达不了的酸楚。

莲花坞

金凌:“舅舅,我们都找了他三年了,大舅舅他还会回来么?”

江晚吟:“呵,谁死了他也不可能死,我等过十三年,不怕再等十三年。更何况,那个含光君还在这里,他不可能不回来。”魏无羡,你一定要给我回来,我们的事还没有结束。

PS:大家是希望小羡羡遇到二哥哥呢还是长大以后再遇到呢???纠结ing\(〇_o)/
(因为纠结着这个问题,所以剧情还没有办法发展,道友们帮帮我吧拜托拜托( •̥́ ˍ •̀ू ))

归来3

忘羡💞

哇⊙ω⊙好久不见٩( 'ω' )و我回来了

今天份的忘羡,虽然今天没有二哥哥。

羡羡上线中(重生羡)

薛洋上线中(会有洋洋粉嘛?)(5岁洋)

3

义城

自魏无羡和蓝忘机处理完薛洋一事之后,义城闹鬼之事便告了一个段落,之后义城便开始重新发展。

城中有一夫妻,二人生有一子,取名薛洋。

薛家世代经商,在当地也是鼎鼎大名,薛洋则是家中独子,父母对其更是宠爱无比,但这也造就了薛洋从小蛮横无理,比较傲娇的性格。导致城中各个年龄段的小孩子都不愿意与他接触。

其实薛洋也不在意这些,比起和别的小孩子玩耍,薛洋更喜欢自己在义庄附近玩耍。

说来奇怪,义城虽然重新发展,但是没有人敢动这个义庄。原因是不知谁曾放言义庄中有一位食魂天女寄存于此,每个进义庄的人,都会无缘无故的死去。三人成虎,以后便再也没有人敢来义庄。

薛洋平日来义庄时,四周总是寂静无比。而今日来义庄时,与往常不同,他似乎听到婴儿的啼哭。

薛洋知道如果他理会这个声音,无非两种结果。

一是食魂天女装出来的声音,引诱他进去,是死路一条,二是真的有不负责任的父母把孩子扔掉了义庄,他进去便能解救一个生命。

薛洋虽然性格差了点,但还是正义的,不会将一个人的性命置之度外。纵使只有二分之一的把握,他也要进去试一试,再加上小孩子的好奇心,促使他迈进了义庄。

薛洋循着啼哭声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裹在襁褓里的孩子。

那孩子本来在哭,见到薛洋却停止了哭泣,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那孩子眼角眉梢却尽是笑意,让人喜欢的紧,连薛洋这个小霸王也甚是喜欢。

正准备逗弄一下这个孩子,却看到襁褓中的一张字条和一个笛子。

薛洋虽小,却格外的聪明,那两个字,他也认得。

魏婴。

薛父从外面回来后,便听说自家儿子捡回了一个孩子。薛父薛母见这孩子的第一眼便着实喜欢,如若证实真的是弃婴,便打算直接收养,便问了薛洋此子从何而来。

薛洋不敢说从义庄来,便撒了谎说从城外的荒山。

薛父没有违背那张字条的意愿,给孩子取名薛婴。

ps:¹我个人觉得薛洋还是很好的,虽然做了很多错事,但是也是个令人心疼的孩子。我相信在羡羡用召阴旗解救了很多家族之后,很多人都会原谅羡羡,那既然可以原谅羡羡,薛洋也同样可以。(只是个人观点啦,不要喷。Σ(|||▽||| )。)

²暂时不要问为什么羡羡会重生,也不要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后续会解释的。嘿嘿_(:D)∠)_,未触及剧情不解释。

³这里对薛洋的属性解释一下,觉得小孩子都是有点自我中心的,所以这里的小薛洋也不算不招人喜欢的性格,只是没有人理解他的孤独吧。小孩子,而且作为很多人想攀龙附凤的那种小孩子,会有更多的孤独感。

£感觉介绍比正文多系列😂

归来2

忘羡💞

小学生文笔(・ω< )★

ooc是我的(*ˊૢᵕˋૢ*)

羡羡此章木有粗现,嘿嘿_(:D)∠)_,下章努力。(*•̀ᴗ•́*)و ̑̑

2

蓝启仁:“魏婴与你结成道侣这么多年,我虽不喜魏婴,但看得出魏婴对你的心意,他定不会弃你而去,此事必不简单,需先调查清楚,切记不可妄动。”

蓝忘机:“叔父,忘机知。”

这边的蓝曦臣安置好了莫玄羽,便和蓝启仁蓝忘机汇合。

蓝启仁:“魏婴有一凶尸,凶尸可感应主人气息,忘机,曦臣,你二人先去询问一下。”

蓝曦臣:“好,叔父。我们这便去拜访鬼将军。”

蓝忘机:“是。”

而蓝启仁看着蓝忘机远去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

蓝启仁:“魏婴,你可真真是。。。”

温宁自从当年与魏无羡分离之后,一直待在蓝思追的身边,如今蓝家小辈换了一代又一代,温宁就陪着蓝思追保护着蓝家的后辈。

金凌早已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家主,虽然脾气还是那么暴躁。

蓝思追和蓝景仪顶替了含光君的位置,教导着蓝家的小辈。

而蓝忘机和魏无羡早已不问世事,在云深不知处过着小日子。

蓝忘机和蓝曦臣御剑找到了正在夜猎的众人,蓝思追这些年没有忘过功课,已有当年蓝忘机的风范了,尽管赶不上蓝忘机,却也很可靠,于是,蓝思追先发现了蓝忘机。

蓝思追:“含光君。”

而蓝景仪性子还与以前一样。谁也不知这是好是坏。

蓝景仪:“含光君?!你怎么会来此?我们没有偷懒的,我们,我们很认真的!”

而蓝忘机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放在温宁身上,温宁看着两位蓝公子,不禁疑惑。

温宁:“蓝公子,找温宁何事?”

蓝曦臣:“鬼将军可否感知一下魏公子?”

却见温宁摇了摇头。

温宁:“我已经很久都感知不到公子了。”

而众人却是震惊,凶尸感知不到自己的主人,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主人已经死掉,魂魄入了轮回,经过洗涤,忘却世事,自然也切断了与凶尸的联系。二是因为主人自愿放弃凶尸,不过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如此,毕竟凶尸的战斗力很强,放在身边是保命的利器。而且,这两种情况下凶尸一定会受到一定反噬。当然,这其中还有第三种原因,只不过从未有人知道。

蓝忘机:“多久?”

温宁:“大概,两个月。”

蓝忘机想了一下,两个月前,魏无羡并无异常。

温宁:“蓝公子,公子他如何了?”

蓝曦臣把情况简单的说了。只见温宁摇了摇头。

温宁:“如果公子出事了,我必定也会有一定的反噬,这种情况,闻所未闻。”

于是众人又一次陷入了一个不得解的怪圈。

ps:第三种原因,后面的章节会解释的,因为这是另外的价钱。😂

归来1

忘羡💞

弥补自己对魔道的一个完美的结局的念想。

写一个羡羡失忆变小梗,团宠羡。

会有虐,但不会很多。

不定时不定量更新。

1

当魏无羡醒来的时候,身边不是熟悉的檀香的味道,而更像是一种肉体腐烂的味道,他打了一个激灵爬了起来,身上某处没有酸痛的感觉,一切都很不对劲。他看向周围,映入眼帘的是让他永远忘不了的地方——乱葬岗。

魏无羡不禁疑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蓝二哥哥为什么没来叫我起床?’

魏无羡虽然带着这些疑惑,但还是打算先回到云深不知处找到蓝忘机。

但当魏无羡找到一条小溪寻水的时候,被水中的倒影惊住了。这——分明是他前世夷陵老祖时的模样,一样的丰神俊朗,让魏无羡也不禁恍了神,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这幅模样了?或许真的已经很久了吧。修仙之人不老不死,早已经忘记过去了多久。

不过魏无羡并没有想太多,他娘说过,人啊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活的开心自在,所以寻了水便转身想要离去。并没有注意到溪水上游的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自魏无羡醒来便一直追随着他。只见那身影向魏无羡的方向撒了什么,魏无羡便倒下了。

蓝忘机今日一早起来,便看到一道身影。那身影对他来说太过熟悉,可今日那人却充满了陌生的感觉。往日里的魏无羡总会比蓝忘机晚起一个时辰,这么多年过去了魏无羡也没能改变这个习惯。而今日的魏无羡却比蓝忘机早起。再加上那人脸上的娇羞与期待,蓝忘机才觉察事情的不对劲。

而当那人说出:“含光君,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时,蓝忘机更是恍若雷击。

当蓝家小辈看着蓝忘机揪着莫玄羽的衣领匆匆走过时,一个个睁大了双眼,蓝忘机和魏无羡结成道侣之后,一直是恩爱夫夫,蓝忘机从来都是宠溺着魏无羡,对魏无羡‘百依百顺’,而今日这恍若‘家暴’的行为真是令人震惊。((o(>皿<)o))

话说蓝忘机拎着莫玄羽找到了蓝启仁和蓝曦臣。蓝启仁无论过去了多久,还是一直不喜欢魏无羡,见这场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蓝启仁:“云深不知。。。”

可蓝启仁还没有说完一句话,就被蓝忘机打断了。

蓝忘机:“叔父,莫玄羽。”

蓝启仁疑惑不解,看向蓝曦臣,而蓝曦臣也不明白蓝忘机的意思,只看得出来蓝忘机此刻有些伤心。蓝曦臣思考着是不是魏公子对蓝忘机说了什么惹蓝忘机不开心,但是还不等蓝曦臣想完,蓝忘机就把莫玄羽推到蓝启仁面前。

莫玄羽:“蓝…蓝老先生,我是莫玄羽。”

蓝启仁看着蓝忘机又看了看莫玄羽,刚刚莫玄羽的话和蓝忘机的行为已经很清楚了,蓝启仁再不明白就真的是老糊涂了。

魏无羡的魂魄已经不见了,而属于莫玄羽的魂魄又回来了,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而且也从未出现过献舍者还能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情况。但蓝启仁还是先点了点头。

蓝启仁:“曦臣先给莫玄羽安排间屋子,忘机,跟我走。”

ps:对于汪叽找哥哥和叔父的内容,我是觉得汪叽虽然已经成长了,但是还是会有雏鸟心,所以会找长辈商量。况且,汪叽又一次失去了羡羡,第一时间肯定会很慌,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找人帮忙。(*•̀ᴗ•́*)و ̑̑

小段子

身边的真实故事哦(´-ω-`)
大讲堂
前面两个男生。
一个男生很着急的跑回来,把身上的东西都给了另一个男生。
另一个男生:“我让你买酸酸甜甜的饮料,你给我买的什么!”(愤怒的指着QQ糖。)